白银案律师:高承勇媳妇说他在家从不说脏话

原标题:封面新闻对话“白银案”辩护律师③:高承勇家属现在没办法面对任何人

来源:封面新闻

“白银案”被告人高承勇的辩护律师朱爱军。“白银案”被告人高承勇的辩护律师朱爱军。

7月19日下午,经过两天时间的庭审,甘肃“白银案”庭审结束。甘肃白银市中院宣布暂时休庭,择日宣判。在法庭陈述阶段,被告人高承勇面向遇害人家属致歉三鞠躬。这是该案从侦破到庭审以来,高承勇作出的为数不多的忏悔举动。

高承勇到底有着怎样的心态?在侦查和庭审阶段,高承勇又有哪些未经披露的表现?作为辩护律师,又如何为其作辩护的?作为高承勇的辩护律师又有着怎样的感受?

7月20日上午,封面新闻记者专访高承勇的辩护律师朱爱军及助理陈鸿亮律师。

高的家属

没办法面对任何人

封面新闻:高承勇的家属对此是什么态度? 

朱爱军:昨天开庭之后,我给他妻子打了电话,他妻子在电话里头也是对我们的工作表示感谢,但是他她现在觉得心理压力特别大,也是感觉没办法去面对任何的人,尤其是自己原来的熟人都知道这个情况了,没办法去面对这个事情。

从我们的出发点,我们把辩护思路,昨天我把辩护的情况也给他说了一下,他的家属也是说,如果他承认,而且经过证据上法院认定就是他做的,他就应该为他的行为付出相应的代价,法律代价,他家属说的对这个无话可说,同时他家属也说,也对受害人难以面对,就是感觉到非常愧对受害人家里,但是他们自己现在也觉得非常的意外,因为按他妻子对我的说法,高承勇并不是一个暴力倾向很严重或者是明显的人,家里原来没有过家暴,媳妇说,结婚这么多年他没有殴打过媳妇,两个人生气了,高承勇就摔门出去了,有时候几天不回来,并没有上来就把媳妇打一顿这种情况,而且甚至连脏话,他媳妇说他甚至从来不说脏话。

而且他很爱干净,他并不是一个邋遢的人,所以他从来都是自己的衣服自己洗,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家属为什么没有发现血迹等情况问题,也就在这儿,高承勇的衣服都是他自己洗,所以他的洗衣服按媳妇来说,比他媳妇还勤,他媳妇说如果他平时不洗衣服,偶尔洗一次衣服,这个很反常,但是从一结婚,他的衣服都是他自己洗,进屋之前,因为农村都是土地泥地,鞋上会沾很多的泥土,过去尤其是八几年都是土布鞋,他进屋之前都要把鞋上的泥磕掉,他媳妇说他首先是一个爱干净的人。 

陈鸿亮 :这个其实来说,我们认为高承勇的家人也是被害人,只是从另外一个角度。

朱爱军 :我赞同陈律师这个观点,他媳妇有时候说话之前,我们在公安侦查阶段,刚介入的时候,给他媳妇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后来第一次我们通话的时候,我感觉他媳妇是带着哭腔的,到现在是平静一点,所以我同意陈律师的观点,从某种角度,他们家里面也是感觉到晴天霹雳,就是为什么突然间会这样,到现在他媳妇说的,要不是面对事实,他自己认,以及说人家办案单位找他,高承勇都认可了,而且供述什么的,他都觉得这个是不可思议的,因为他在家里也不是说从事过屠宰、杀猪杀羊的。 

封面新闻 :他的孩子呢? 

朱爱军  :这个我不好说,我听说也是压力非常大,主要是精神方面的压力,而且还一直甚至怀疑到底是不是他父亲做的这个事情。  因为从这个角度来讲,他们觉得也是晴天霹雳,没办法面对和接受,通过我们辩护人求证,一直求证到底这个是是不他做的,有没有?  

过往

曾代理11起案件 有一次做无罪辩护

封面新闻 :你们作为高承勇的辩护律师感觉压力大不大? 

朱爱军 :压力还是大,因为个别的评论,包括我周边的朋友开玩笑都在说,说回头要不要给你找一个建筑工地的安全帽给你们俩配上,说出来后小心砖打破头,但是我们认为受害人家属克制程度,包括素质还是比较高的。 

封面新闻 :有人在法庭上质问过你们吗?  

朱爱军:有。

陈鸿亮:我们认为,我们主旨还是从正义角度出发,因为我们也是维护,虽然他是被告人,但是被告人也有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们主要是维护他的合法权益。 

封面新闻:为什么要接这个案子? 

朱爱军 :因为我是白银市律协分管刑事专业委员会副会长,这个案子比较重大敏感,所以为了保障,因为这个案子是有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根据法院的规定也要找一个职业年限相对上一点的来接手,综合这些上述的原因,然后找到我这儿,我们认为从法律援助的国家出发点来讲,就刚才陈律师也说了,你在未经审判之前,这也是我们国家刑法明确的,不能直接以推定的形式或者是假定的形式确定一个人就是有罪的,只有经过像人民法院的审判,充分听取了控辩双方的意见之后,最后由法院来决定,所以这个时候刚才陈律师也说了,就是为了保障基本的犯罪嫌疑人的人权和诉讼权利,我们接手这个案子,刚开始肯定有些人不理解。

封面新闻:接手后第一感觉是什么?

朱爱军:我们实际上在案件材料拿到手之前,我们也很迷茫,就是这个案子怎么辩,当事人自己是完全认罪的,无处下手,随着这个案子的推进,就是详细的研究了整个案件材料,因为光阅卷笔录陈律师就整理了80多页,后期的就是上百页了,包括前期后期加上的话,光阅卷笔录,就是我们阅卷摘抄出来的重点的东西,就要上百页了,其他的跟这个案子没关的,因为这个案子里头基本上没有目击证人,没关的剔除,我们摘抄出来认为这是属于重点的东西,所以也是复出了大量的平时的时间和精力,随着后头我们最后在一块儿的时候,确定下来了辩护思路。

封面新闻:是否达到辩护目的?

朱爱军:昨天开完庭之后,晚上有同行给我打电话,包括法庭的检法的领导,认为我们这个辩护还是非常成功的,从思路的确定上,从辩护的角度取得的效果来说,认为还是比较好的,包括受害人家属聘请的律师,回头也给我打电话,反映说认为这个来说,我们这个辩护,因为我们在辩护之前,先表明了我们辩护的立场,同时我们向受害人,仅代表我们个人,向受害人家属表示同情和慰问,对受害人的逝去表示哀悼,这个也取得了受害人的理解,就是对我们的工作,为什么我们刚才说受害人家属的素质还是非常高的,就是等于也取得了人的理解,包括从庭审出来,和受害人下楼梯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受害人针对我们两个的辩护提出不同的异议,或者说你们在法庭上胡说,没有这种。

封面新闻:11起案件,是否有存在疑点的案件?

朱爱军:这是给媒体最大限度的透露,这个来说,因为不涉及到具体案件,我就说我们在昨天的辩护里头,除了找出案件的疑点和问题,我们对10起案件,基本上做的是有罪证据不足的疑点瑕疵。不过,对其中一起案件,我们做的是无罪辩护。

封面新闻:哪一起?

朱爱军:哪一起我们不能说,就是11起当中的一起案件,我们做的是无罪的辩护,为什么呢?我们认为这个案子里头证据严重不足。 

封面新闻:怎么辩护的?

朱爱军:做的是疑罪。而不是说这个案子就不是高承勇做的,而是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有可能是他做的,和有可能不是他做的选择的话,更应该本着疑罪从无。

封面新闻记者 梁波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