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雾霾追因:超标煤利用与秸秆焚烧难禁

[《财经》记者高胜科 实习生 杨帆/文]11月26日以来,全国多地雾霾蔽城,尤其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空气重污染。环保部在29日通报,28日的灰霾面积扩大至55万平方公里,重度及以上污染城市数量增加到23个。

环保部环境监测司司长罗毅称,11月28日,太原、包头、济南、郑州、衡水等18个城市空气质量为重度污染,相比27日增加10个城市数量;空气质量为严重污染的城市有北京、石家庄、邢台、廊坊和保定等5城,相比前一天增加4个。

29日,环保部派出督查组对污染严重地区进行现场督察,并要求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加强重污染天气的研判分析,密切关注形势变化,及时采取措施,以最大化程度减轻污染危害。

据环保部的通报,污染的成因是受污染排放与不利气象条件影响。《财经》记者了解,每年进入冬季,静稳天气下不利于京津冀地区污染物的扩散,是一种常态化的气象条件。而污染排放则有多种因素混杂,其中包括超标煤质在进入供暖期后的利用,以及秸秆焚烧的不合理处置等。

11月20日,环保部通报了近期在京津冀大气污染防治核心区的散煤清洁化专项督查结果。在调查售煤企业煤炭来源、销售对象、煤质监管等方面的同时,现场随机采集煤样203批,涉及75个县(市、区)的185个售煤网点和10家集中供热站。

督查结果显示,煤质超标情况普遍较多,抽检煤样中,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的超标率分别为22.2%、26.7%和37.5%。超标率最高的城市是唐山,30批煤样中,煤质超标比例56.7%。

在随机抽查的185家售煤网点中,有73家属无名网点,占比约40%。检查还发现,一些具有一定规模的售煤企业,未能提供合法的环保手续,环保状况 不容乐观,普遍缺乏有效的抑尘措施。如,北京市抽查的28家售煤网点中,有13家储煤场地未硬化、煤堆未苫盖,防风抑尘措施不到位。一些售煤网点为应付, 在销售点预存少量优质散煤,而劣质煤或存于他处,或直售用户家中。

抽查的10家集中供热企业,7家储煤煤质没有达到非电工业用煤标准。其中,唐山市滦县建通热力有限公司储煤全硫和灰分分别高达1.33%和 29.22%,保定市涿州开发区供热公司、高碑店隆创供热公司、易县龙烁供热公司等3家企业储煤灰分均在20%以上。此外,保定市涞水县顺通热力有限公司 在执法人员亮明身份后,仍阻挠正常执法检查。

环保部督查组研判指出,这些散煤煤质管控的薄弱环节,将对冬春季大气污染防治产生不利影响。

除了污染源以外,秸秆焚烧亦是公认的大气污染源之一。环保部张陈吉宁在11月16日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第五次会议上指出,该区域还存在秸秆焚烧等面源污染突出等问题,当前大气污染形势依然严峻。

11月11日,《财经》记者在河北省沧州市地区采访发现,对秸秆的末端处置,较普遍的做法是通过机械化作业将秸秆打碎还田,大部分农民也表示能接受 此种方案。在沧县张官屯乡,多位村民介绍,是机械在收割作物的同时完成秸秆打碎还田,收割成本50元/亩,打碎秸秆50元/亩,该机械因造价较高、也是私 人购买的,通常几个村会共用一台,两环节为独立收费。

沧县环保局副局长王奇忠称,秸秆打碎还田是沧州市政府近几年来推崇的方式,不过重在靠村民自觉,“因为秸秆处置目前还没有政府补贴,要村民自费”。一些村民为节省这笔处置费,将秸秆集中拉至田地边、打捆城垛,等到夜里一烧了之。

事实上,进入11月,东北沈阳、哈尔滨、长春等地遭遇严重雾霾袭击,PM2.5值一度爆表,直到17日才解除重污染预警。经环保部调查通报,这轮大规模的持续重污染天气成因中,秸秆焚烧排在首位,秸秆焚烧对当地PM2.5的日均浓度影响贡献率在14%—55%之间。

环保部卫星遥感巡查监测数据显示,11月1日到3日共监测到东三省秸秆焚烧起火点702处,其中黑龙江占79%;9日至15日全国起火点304处, 黑龙江125处,占93.2%。为此,黑龙江省政府16日召开全省秸秆禁烧暨大气污染防治电视电话会议,强调秸秆禁烧,要求强化禁烧问责和考核机制。

其实,自1999年国家出台《秸秆禁烧和综合利用管理办法》以来,“禁烧令”的执行与督查一年比一年严格,某些省市地区农民私烧秸秆会被处以上千元罚款甚至拘留。然而实际监测到的起火点与年俱增,无疑让“禁烧令”陷入无比尴尬的境地。

细究原因,秸秆焚烧尽管多种处置方案,仍旧存在执行障碍。比如将秸秆打碎还田,在技术上不存在难题,但政策优惠补贴的长效机制未能实现,比如在沧县,当地环保局对其的解释为地方财力有限。

在东北三省,耕地面积大且分散,作为粮食主产区,每年产生的秸秆量巨大,由于冬季温度低,沼气利用等传统低投入的方法不适用。国外较流行的秸秆发电、提取乙醇制作生物质能源,甚至是秸秆建筑等方式虽然技术成熟,但在国内未能大范围实施。

国内曾有过用秸秆作为造纸原料的探讨,未成气候。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刘阳生分析,秸秆是短纤维,木质素和纤维素混入水体后,每吨纸浆需300-500吨水去洗涤,远比木浆造纸需水量大,而造纸产生的黑液又极难处理,会带来新的污水处理问题。

刘阳生建议,将秸秆作为垃圾焚烧发电厂的补充燃料,是一种清洁化的能源利用方式。不过,如何末端收集和转移,在业内有所争议。在刘阳生看来,可利用城市环卫人员和设施下乡收集和转运秸秆,政府可从秸秆发电中收取一部分费用,用于增加环卫设施、人员的投入和运行成本。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地铁哺乳,谁丢了谁的脸?

将哺乳中的女人的乳房视作性器官的人,是不配用文明这个词来标榜自己文明的。要么是太不懂事,要么是一些内心阴暗的人,在现实生活中继续在充当着莫里哀笔下的答丢夫形象罢了。


徐远翔为何让编剧感到被羞辱

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是不容易被羞辱的,一个不担心专业被瓦解的群体,是不容易被羞辱的,一个不担心权力被颠覆的机构,是不容易被羞辱的。


中国军改要躲过那些坑?

正如许多文章所分析的一样,改变现有的军委总部体制,将作战指挥与军队的建设分开,是此次军队改革最为重要的内容之一。此次改动幅度之巨大,不少人以“从苏军到美军”的比喻来形容。这一描述虽不准确,但的确大概指明了我军的改革方向。


当今官员的纠结与失落如何看

有人曾这样说,我们每天生活在各种纠结中,“纠结”成了生活方式。官员有官员的纠结,老板有老板的纠结,百姓有百姓的纠结,纠结中就难免产生抱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