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人士:不少学校为安全压缩课外活动

广州中院邀教育界人士商讨如何防范校园伤害; 论坛上有教育人士透露:不少学校怕惹麻烦压缩课外活动

近年来,在广州乃至全国,一直被视为安全成长的校园场所,屡屡爆出伤亡事件,让人揪心,也牵扯出诸多社会矛盾。如何守护校园安全?昨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简称“广州中院”)牵头召集各界人士进行研讨,多位校长期待校园安保能纳入统一管理。而一些伤亡纠纷因缺乏处理机制,责任争议大,让学校感觉后怕,从而压缩“危险”活动。对此,广州市教育局党委委员、主任督学华山鹰不由感慨,小时候那些美好的春游活动,被“安全”挡在了门外。

期待校园安保

纳入统一管理

“进去旁若无人。”昨日,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校园伤害案件处理暨预防机制构建论坛”上,广州市综治办副主任程秀忠对广州某学校进行了不点名批评。他说,公安部门每半年都会对广州的学校进行暗访,东风东小学、执信中学,包括侨外,都曾上过通报名单。

程秀忠说,如今校园方面存在很多隐患和漏洞,而越秀区学校最多,但是安保力量却是最弱的。而萝岗区,算得上一个表现比较好的区域,因为所有的保安都是由公安部门指定,钱是由公安部门掏,建议各区可学习参考。

来自幼儿园的代表洪慧丽则表示,他们的小区幼儿园安排了多名保安值班,但还是会发现物管公司对保安培训力度不够,素质有待提高。

现场有代表表示,学校保安不在编,临时人员到手工资就2000元,根本留不住高素质的年轻人,期待保安能够实现由区里统一配备。

建议家长进入学校

保安尽量跟着去

尽管校园外第三人造成的比例不大。但一旦有人闯入肇事,造成的恶性后果却难以想象,安保问题成为现场热门话题。

“我们有三个校区,每个校区有8名保安,但是坏人想进去还是很容易。”天河区龙口西小学校长尚国银坦言,虽然自己学校一直都安全运转,但对校园安全还是非常堪忧。

天河区东圃小学校长谢小廷说,一次校园伤害就可以抹去学校的成绩。为此,他们的学校得到家长支持,在校园周边划出一个空间,外人进入需要登记,而且登记进入前还得跟老师取得联系。 “最担心的那个人是家长,但突然有一天精神不正常,这一点我比较担心。我认为即使认识这个家长,保安还是应当跟着一起进去。光有纸质保证是不行的。”谢小廷如此建议。

“一个校园伤害事故可能导致一年都不能安宁”

校园伤害事故难处理,广州中院呼吁建立起一套防御处理机制体系

除了来自校园外人的伤害,校园内部安全问题,同样是一个让人感到头疼的问题。

“这些年中小学的校长对此问题都很焦虑,大家都很重视校园安全,重视春游、秋游的安全,包括食品安全。大家维权意识比较强烈,但是一个校园伤害事故可能导致一个学期甚至是一年的时间都不能安宁。”尚国银说,现在确确实实很多学校为了避免一些伤害事故,减少了很多课外活动,因为大家都很担心。

“作为家长和老师,我们都希望学生们多参加这些活动。”市13中团委代表也表达了他的无奈,因为意外事故经常发生,篮球赛、羽毛球赛已从一个学期搞一次变成一年搞一次,而且不能按正常的时间来,篮球赛每次15分钟,每次只打两个半场。

对此,华山鹰也颇有感触,他说,一旦出现一例难缠个案,整个学校就会长时间被困扰。在这种情况下,校长们为了少惹麻烦,尽量减少春游、踏青等户外活动,在体育课中,尽量减少一些冒险性、对抗性比较强的活动。

“跳鞍马等都没有搞了……体育中比较剧烈的长跑等,都逐渐没有,或减少了。”华山鹰说,小时候出游的那些美好回忆跟随一辈子,现在也没有了,学校为了少担责任,宁愿早点放学。

“星期一升旗,校长讲话拖长了,晕倒一小片学生,这与学校减少了有些活动分不开。”华山鹰说,其实这很大程度上剥夺了孩子的权利,这不利于学生的发展。因此,他呼吁对待校园伤害事故,首要还是希望学生、家长、学校三方理性客观对待。

现场有家长称,如今学校有时候确实为了安全考虑,出现本末倒置现象,学校简直成了保姆。

“伴随着学校、教育主管部门、家长及至司法机关之间一次又一次无奈的纠缠或对决或者争讼,这些对决中永远没有赢家。”广州中院副院长向金华说。

中院的课题调研组针对内外伤害的各个环节,希望从立法到具体当事人,通过社会各界努力,建立起一套防御处理机制体系,真正打造健康安全的校园环境。

校园安全防范建议

1 事故防范

1.校园设施要合规,做到校门口360度视频监控,校内监控覆盖制度。

2.校车的日常监管要到位,不得违规超载,采取交通标准化建设。

3.寄宿学校应当配备专人负责安全检查。

4.校方保障学校安全经费,层层建立学校安全管理领导责任机制和责任追究机制和隐患排查机制。

5.加强法制教育与宣传,树立生命与安全至上的观念。开展好老师、学生安全教育。

6.学校实行学生定期健康检查制度,建立学生健康档案,对有特异体质、特定疾病或者异常心理状况的学生,应当给予特别关注和照顾。

2 事故处理

1.从立法上建立和完善快速有效的事故处理程序,建立校方与学生调解解决制度,发挥家长或家长委员会在调解中的作用。

2.发生学生伤害事故后,学校必须妥善及时救助受伤学生。

3.一旦发生学生伤害事故,学校要通过各种联系方式,快速地通知家长。

4.学校及时向主管部门报告,教育行政部门要承担起指导、协助的责任。

5.学校和家长尽快进行协商,在调解人员的见证下调解。调解不成,双方可提起诉讼。

6.建立校方强制责任险制度,提倡建立学生意外伤害保险制度。

7.建立未成年学生人身伤害专项补偿基金制度,建立校园伤害公益基金。

8.建立司法救助机制和第三方调解机制,防止校闹。

哪些情况校方可以免责?

1.校方已禁止或告诫了,受害人事先知道危险,还执意进行而受伤。

2.校方依法执行必要的职务,由此所导致的校园伤害。

3.校方正当防卫、紧急避险所导致的校园伤害。

4.因不可抗力、意外事件所导致的校园伤害。

5.未成年学生自身有过错。

校园伤害案件分析

案件逐年攀升 大多选择“私了”

据不完全统计,广州市天河区19万多师生,2011年—2013年分别发生校园伤害事故564起、729起、1069起。虽然事故发生越来越频繁,造成损失越来越大,但提起诉讼案件很少。三年提起诉讼的案件分别为5起、3起、3起。花都区2012年9月到2014年6月发生校园伤害事故900多起,但提起诉讼案件仅4起。大多数校园伤害案件都选择“私了”。

校园伤害大半发生于嬉戏打闹间

广州中院经调查统计,发现学生之间嬉戏打闹造成的校园伤害,约占65%,约18%是学校设施缺陷引起的,还有约10%是因为安全教育不到位。

值得注意的是,由校外第三人造成的伤害占校园伤害的比例还是比较小的,以天河区为例,2013年的1069起校园事故中,这部分仅占5%。

从事发时间看,约占49%发生在学生课间活动期间。有19%发生在上体育课中。事发后未及时通知家长或及时送医院的,约占21%。

“案结事不了”情况普遍存在

广州中院统计,从2013年至2014年5月,广州中院受理二审的校园伤害案件共15件,其中判决学校承担全部赔偿责任2件、承担主要责任3件、承担次要责任4件、不承担责任4件、调解或撤诉2件。

广州中院总结,当前在校学生独生子女较多,父母往往存在对自己子女宽,对别人孩子严的心态,对事故发生在心理上难以接受,无法接受自己孩子承担责任。家长有时并不相信法律与法院,对简单案件反复申诉,甚至出现法院终审判决后再找教育行政主管部门闹访的情形,案件处理难度大,“案结事不了”的情况普遍存在。

典型案例

1

学生拍打课室门 玻璃破碎飞入眼

法院判决:设施不过关,学校要承担事故70%责任

某日上午预备铃响,小张和小吴两名同学进入课室后,为了不让小鱼从前门进入课室,共同将课室前门关上。小鱼为了进入,双手用力拍击课室门。

由于课室门所用材料是普通玻璃和铝合金构造的玻璃门,结果玻璃被击碎,飞溅的碎玻璃正好击中站在玻璃门后面小张的右眼,造成小张右眼出血受伤,小鱼手部也受到伤害。

法院判决:中学作为教育机构,应当熟悉未成年人的生性活泼爱动,自我约束能力薄弱的特点,进而加强此方面的教育和管理,尤其是对教学设施应当负有安全保障和维护义务,以消除安全隐患。

此案中,学校安装的玻璃未达我国行业标准,有明显不安全因素,应负主要责任。小鱼用手拍击有安全隐患的课室门,造成玻璃破碎,应承担相应的过错责任,小张、小吴亦存在过错。对此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故判决确定小张和小吴各承担事故的5%责任,小鱼承担事故的20%责任,学校承担事故的70%责任。

关键提醒:学校的教学、生活设施质量不合格,应承责。承责比例,取决于学校的过错程度。

2

两小学生跑到“禁地”玩双杠出事

法院判决:学校疏于保护,应承担60%的赔偿责任

叶叶与周周是小学同学。一日下午,两个小朋友在学校午休后经老师许可上厕所,然后跑到学校的快乐体育场。这场地是“禁地”,没有老师带领不可以来玩。两个小朋友站到双杠上玩了起来。后来有老师叫唤,周周从双杠上下来时跌倒,压在叶叶的大腿上,叶叶于是 “左股骨干骨折”。

法院判决:据民法通则规定,不满十周岁的儿童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对外界侵扰的抵抗能力和自制能力以及对事物的判断能力和自我保护能力薄弱。学校对于这一年龄段的学生在校期间的学习、生活,依法应给予特殊保护。该场地虽然已经列明是“禁地”,但场地却是开放形式,且没有老师看管。因此,法院判决学校承担60%的赔偿责任,周周承担30%的赔偿责任,叶叶自行承担10%的责任。

关键提醒:十岁以下学生的校园伤害案,学校应尽更多的教育管理保护义务,承担过错推定责任。

3

上课玩“摇摇虫”摔倒造成十级伤残

法院判决:校方对伤害存在过错,须负全责

小叶是小学三年级学生。某日上午,小叶在学校操场运动时,因使用游乐设施“摇摇虫”不慎摔倒受伤。学校即送小叶至医院治疗,并通知了其家长。但事后伤情经鉴定小叶为十级伤残。

法院判决:小叶在小学学习期间使用游乐设施时受伤,学校未提供证据证实教育学生安全使用游乐设施,未及时发现小叶不当使用游乐设施并予以制止,防止损害后果的发生。学校也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实其已尽到教育、管理职责,应推定其对小叶的损害存在过错,承担赔偿责任。故判小学负全责。

关键提醒:学校未尽教育管理职责或处置不当,要负全责。

4

中学生课后打球 被同伴伤到眼睛

法院判决:放学后受伤与管理行为无关,学校免责

下午5时多放学后,小潘和小麦等同学在学校操场打篮球,在拼抢过程中因小麦的动作激烈,导致小潘眼睛受伤。小潘经鉴定为9级伤残。

法院判决:小潘在打篮球的过程中被小麦的技术动作所伤,小麦应对小潘受伤承担70%的赔偿责任。因篮球运动本身是有一定危险性的对抗运动,参加此项运动,即属自冒风险的行为,故小潘也应对其受伤情况承担30%的责任。小潘在放学时间打球,其受伤与学校的管理行为无关,不应要求该学校承担责任。

关键提醒:中学生课后自行安排活动,出事后校方还积极应对,不用承担责任。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一周一行”再掀内港骂战

感情这东西,是特首说不伤就不会伤的吗?“一周一行”打击水货客的效果还未曾显现,深港两地的网民就已经开启了激烈地骂战模式。香港网民:支持反水客!内地网民:对香港人也该“一周一行”。


总理为何携多名部长急赴东北

强哥咋不往别的地方去呢?先看一组数字:5.8%、6.5%、5.6%。这不是某银行的定期存款利率,而是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的2014年的GDP增速。东北经济不振的病根在哪?强哥去东北都释放了些什么信号?东北又将迎来哪些转机?


克林顿是希拉里的猪队友么

美国式选举是一次八卦者的嘉年华,而选民往往是情绪化的,他们未必如希拉里“军师”们考虑的那样,专心致志地去想念克林顿治理经济的“丰功伟绩”,而很可能顺便想起其它一些有趣的事,比如“拉锁门”,以及这对“金牌夫妻”间微妙的关系,等等。


新加坡组屋:是强者的故居

那是一个公共假日的下午,15点20分大火燃起,在河水山杂乱的棚户区延展,被木制建筑材料和其他易燃物传递,最终让16000名新加坡人在几个小时内失去家园。当时政府亦没有足够的组屋,但李光耀站在火灾后废墟前承诺:给政府9个月时间,我们会让大家住到崭新的组屋中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