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边境排雷高手一年扫雷800颗 砍刀当工具

多型号地雷组成的混合型雷场,颇让工兵头疼,它们或深埋地下,或藏在石缝里,或掩于溪边。资料图
多型号地雷组成的混合型雷场,颇让工兵头疼,它们或深埋地下,或藏在石缝里,或掩于溪边。资料图

原标题:现场目击中越边境民间高手排雷:砍刀就是排雷工具

[环球时报记者 崔萌]受战争影响,中越边境云南段留下大量地雷。去年11月,中方启动中越边境线上第三次大面积排雷行动。《环球时报》赴云南记者组走访文山州麻栗坡县周边的山区,感受到当地百姓对地雷的无奈,也领略了民间排雷者的艺高人胆大。

山上一块块表面斑驳带有骷髅标志的石碑时刻提示着过往行人,这里是雷区,严禁入内!意外触雷致残的村民盘云庭,今年51岁,他告诉我们,1995年上山砍柴时踩响地雷,让他永远失去了右腿。这样不幸的村民还有很多。八里河村被称为“地雷村”,全村50余户200多人,竟有超过一半的家庭遭受过地雷的伤害。村里大部分年轻人都已外出打工,但老人们坚信,农民就应该在自己的土地上生活,至于会不会踩到地雷,“那是命”。

除了军方扫雷外,当地村民也有和地雷较真的,王开学就是其中一个。1981年,年仅10岁的王开学目睹父亲被地雷炸死。小学没有上完,他就开始研究地雷,觉得“毕竟这是人制造的东西,是人造的,就会有规律有办法除掉它”。他开始摸索各种地雷和遗留爆炸物的种类、构造以及起爆方法。从亲手排第一颗雷算起,20多年时间里,王开学独自排除的爆炸物平均每年有800颗。他说:“我和别人不一样,我不怕它们!”

作为一名摄影记者,我提出同王开学去排雷现场拍摄的要求,没想到他很爽快地答应,但要求进雷场必须听他的,手脚不要发抖,有路走中间,跟着前人的脚印走,和他不要离得太近,最好不要带手机,因为排雷时他精神会高度集中,万一手机突然响了,很可能被惊到……

在离村子两公里左右的一个地方,王开学指着一段刚走过的20多米碎石路说:“这是不久前开的路,仅这一小段就排雷70多颗。”王开学走进一片被翻过的土地,拿出一把当地农民常用的砍刀,这就是他的排雷工具。看到眼前一颗半埋在土里的反步兵雷,他用刀背一点点拨开土层,动作很轻,很精细,慢慢搜索几分钟后,两颗埋在地下的反步兵地雷露了出来,他又拿起铁丝,笑着对我说:“这就是我的拆弹器。”他边拆解边讲述这种地雷的构造原理,最后用刀背磕出炸药,并细心地把雷管装起来。

王开学指着离我几米远的草丛说:“下一步,我准备排这里,我感觉这一片至少有1000颗雷。”为能在家乡的土地上种庄稼,他就像一个技艺精湛的大夫,用一把砍刀一根铁丝,小心翼翼地解救着受伤的大地。王开学说:“我排过的土地至少亲自翻三遍!我会一直坚持到50岁。但人上岁数了,眼睛就不好使,反应也会变慢,那时候就再不排了。我现在的愿望是,在剩下的这几年,排雷排到界碑边上!”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